美东时间周一,国际油价先抑后扬,盘初美油一度大跌逾8%,后震荡回升并转涨。截止收盘,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上涨0.73美元,收于每桶23.36美元,涨幅为3.23%。5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上涨0.05美元,收于每桶27.03美元,涨幅为0.19%。


  相关新闻:


  花旗、渣打:原油将开启十元时代!油价三国杀仍未见转机


  渣打银行也提醒,第二季度布伦特原油的低点“可能会远低于20美元/桶”,2020年平均石油需求同比将下降340万桶/天。花旗集团已预计二季度原油均价大约为17美元/桶,甚至更低。同时预计二季度原油需求将萎缩1100万桶/日,预计2020年全球原油需求将减少400万桶/日,创历史纪录。(来源:新京报网)


  积极应对国际油价下跌对经济的影响


  从目前来看,原油价格已显著低于各国的盈亏平衡油价。不同国家和地区由于资源密集程度与开采难易程度的不同,盈亏平衡油价会出现显著差异。这也是沙特可以发动价格战的重要原因。沙特的生产盈亏平衡油价在20美元/桶以下,外部盈亏平衡成本为52美元/桶,而俄罗斯的生产盈亏平衡油价在49美元/桶左右。当油价被定到30美元/桶时,沙特仍可维持生产盈亏平衡。从长期来看,沙特无法维持外部盈亏平衡。因此沙特发动的原油价格战不具备长期可持续性。长期的原油价格中枢上行压力仍然存在。(来源:经济参考报)


  特朗普斡旋难阻价格战继续?俄罗斯:不会屈服沙特“石油敲诈”


  业内人士称,目前支撑油价的只有减产,美国德州页岩油生产商考虑减产10%,但前提是俄罗斯和沙特同时进行减产。本月早些时候,OPEC和以俄罗斯为首的非OPEC产油国,没能就原油减产达成一致,沙特随即宣布增产发动原油价格战。(来源:第一财经)


  原油空头请注意 特朗普手里还有“王牌”


  低油价对任何一方都没有益处,但三方之中受伤最重的可能是美国。因此,分析认为若美国页岩油率先“撑不住”,特朗普政府可能会加大“干预”的力度逼迫沙特“就范”——美国拥有能让沙特立即结束油价战的终极武器:NOPEC法案。